精彩时尚

惊蛰

 
或许该从最小的事物说起
天空慢慢玻璃月光
慢慢矮了下来
 
空洞的雷声
唱不准一个时间
于是在阴影里追逐
光明的相像
 
因为一朵橘色的花瓣
时节已经以讹传讹
还有更好的杜撰
在黑暗的尽头
 
你要把自己的影子藏好
不让自己的形象在黑暗处
更加孤独除了一场风暴
我们浑然未知的世界在
指尖未经触及的方向
 
 

三月

 
 
此时你是在梦中
还是在途中
我只听抵达的雨
落在窗台
落在繁茂的花枝
 
一声近似一声的雨滴
混合着宁静的小夜曲
目光触及处
树叶却没有摇动
 
三月的清晨
轻轻地斜靠在窗前
我们和未知交换着
眼神延伸的静寂
不需要风的注意
 
一切来得刚刚好
不需要费力的去听
去想风拂过的肌肤有
玉兰花的馨香
耳语般的轻柔把
清晨带进一首歌
 
 
 

最美的词语
 
那是我听过的
最温暖的话
在冬天最漆黑的夜里
她会反复的出现在我的心头
 
我知道黑夜也会有精疲力竭
在更深的颜色里
我醒着
读取一生中最美的词语
她们很多时候
躲在月亮的背后
也会多情的站在露珠的
肩头
 
我也是透过月亮的
斑点
数着星星的眼睛
他们说着一场狮子座的
流星雨在某个年轮的小镇
有着柔软的青草和尚未流浪的
河流
 

梦境
 
白天挨着黑夜
晴天挨着雨天
光阴的沙漏不停地缝补
冬天留下的遗憾
 
也许就是一块很旧的手帕
从冬天的冷漠一直舞到
夏天的香甜
就在一瓣橘子的绯红下
第一次读懂雪莱
 
醒来是陌生的世界
睡眠变得更接近生活
我们咀嚼着巧克力
幻想着完整的大地
 
一些人否定的确认
一些人确定的否认
光已到达不了的年龄
有人梦见黑暗的部分
越来越真实
 
 
 
 
 
 
 

就在此时
 
就在此时
你是风你是临街的雨
你是温润的土地
 
多美的清晨
你赶在阳光之前
拾起露珠的花蕊
微微一笑很倾城
 
就在此时
你站在春天最美的地方
呼吸腊梅缕缕清香
听泉水叮咚响
看鸟儿第一次飞翔
 
就在此时
向天空呐喊
喊醒冬眠的植物
喊醒惺忪的睡眠
 
风继续游走在心头
雪更加纯洁
花朵更加绚丽
爱更加简单直白
 
 
 
 
 
 

致新年
 
当所有的声音停止
时间仿佛静止
一朵棉花
在幽暗的光线下
浮想
 
风只是轻轻站在黑色的
五线谱
习惯了火药味的大年
渐渐淹没在深度睡眠
 
这一片淡淡的蓝
是我熟悉的天空
没有炮竹的喧嚣
没有焰火的闪烁
已知的或未知的
都写在灵魂的
深处
 
我们敬仰的神灵啊
这一刻在心底不停地召唤
我们依然渴望
爱与希望同时存在
无论过去与未来
无论贫穷与富有
 
 

天空
 
 
谁把天空撕裂了一角
蓝白绣满了安静的福
如果只是一只鸟
地平线永远不是尽头
 
你有向上的勇气
安抚折翼的翅膀
你有平衡的气流
调整大地乃至万物的
生长
 
有时你只是一滴水
一股看不见的空气
有时也会摁住泥土的僵硬
还生态一个完美的平衡
 
你探尽尘世精华与糟粕
允许光阴留出少许裂缝
让未来还有穿越的轮回
时间终会让钟情更钟情
辽阔更辽阔

时光之吻

 
看见雪花
就想把简单纯洁还原
万物即是善良的开始
也有粗心的雏形
 
我们都行走在来的路上
每一寸土地都是爱的供养
山川河流静静的湖泊
淡写出生命的本色
天空赋予我们想象的翅膀
 
远古时代
我们攀援而行
石器时代
我们试着寻求真理
在一片火花里
我们读出爱的箴言
 
如果时间可以续集
那么我们应该感恩
造物者的伟大胜出
以及一些响亮的声音
唤醒继续赶路的人
 

诗与哲学

 
多想用雪花去温暖一片洁白
在春天成为春天之前
所有的月光都照在额头
照在临水的花朵
 
天空不曾透露的
你也不曾透露
直到黄昏把一个名字
固守成一个秘密
 
一条河流一片村庄
和一块无人经过的土地
我想那一定是没有定义的
长篇
孤独着意念的荒芜以及
天空以外的哲学